吐谷渾喜王慕容智墓出土未知文字

吐谷渾喜王慕容智墓的墓誌邊側發現未知的文字,詳見圖18。

原文鏈接:https://m.weibo.cn/status/4641792535037705?sourceType=weixin&from=10B5295010&wm=9847_0002&featurecode=newtitle

以下爲原文:

墓主慕容智为吐谷浑末代统治者拔勤豆可汗和唐弘化公主第三子,曾宿卫皇宫,官至正三品的“守左玉钤卫大将军”。武周天授二年三月二日,慕容智因病逝世于“灵州官舍”,终年42岁。同年九月五日迁葬“大可汗陵”。

慕容智墓符合唐时正三品级别。得利于甘肃地区的干燥气候,又因墓葬未造扰动,故而墓中保存的随葬品十分丰富,墓主棺椁也保存完好,目前尚在实验室清理阶段。早先有关墓葬的新闻和纪录片已十分惹眼,结合简报公布的情况来看,可知墓室保存了丰富的有机类随葬品,包括棺椁上覆盖的鲜艳纺织品、木质床榻、屏风、胡床,明器列戟、木马、马车、木骆驼、木厨具、木朱雀、木玄武以及成套的武备(如铁甲胄、马鞍、马具、弓箭、胡禄等)以及革制品等等。长久以来,唐墓随葬冥器以三彩最为著名,其次是陶俑,木、纸、绢帛制品较为少见,虽然阿斯塔纳唐墓也出土了不少木、纸明器,西安地区唐墓也偶见木车马人俑,但由于保存情况不佳或遭盗扰,木制冥器及有机类文物的完整程度当逊色于慕容智墓。

墓中的随葬品及其组合都是古人留下的宝贵信息,有机文物更是较为脆弱,一旦遭盗扰动就往往会荡然无存。所以每一座保存完好的墓葬都能为历史和古代文化、礼仪、艺术、陵墓、物质文化等得研究提供无数宝贵信息。而这一切也只有经过科学的清理发掘方可实现。

图1:墓室平、剖面图。

图2:墓室俯视图,可见其中的丰富随葬。

图3、4:壁龛内仪仗俑。

图5:甬道及墓门,木质墓门及门钉、铺首、锁等皆保存完好。

图6:风门墙、墓门及照墙,与中原模式类似,照墙也绘以楼阁。

图7、8:墓室内的陶俑。

图9:彩绘天王俑和镇墓兽。

图10:墓室北壁壁画残留。武周时各地墓中的绘画水平似乎大为进步,太原唐墓虽较为程式化,但绘画水平却并不低,人物、动物皆十分灵动,毫不逊色于京畿地区。较为可惜的是,慕容智墓内壁画保存情况不佳,剥落严重,但从残存的部分来看,仍是笔画细腻生动,设色典雅,不知日后能否修复。

图11、12:墓室东西顶部所绘的日月,合于墓志所言“上悬乌兔”。日中金乌已凤凰华,月中绘桂树及捣药玉兔,又以弧线绘出月牙,也是唐时特色。

图13:墓中出土胡床的线描图,和今日所用马扎无二。

图14:银釦木胎漆碗。墓中有一套“餐具”(也可能是祭器),包括一件漆盘和七件银釦漆碗、一件银匙、一件银筷。唐时金银器、三彩器大放异彩,但漆器也仍不乏佳作,只是由于唐墓的形制不利于有机物保存,故完整发现的不多。

图15:银鎏金马具,以瑞兽和狮子捕猎为主题,纹饰鎏金。

图16:鎏金银杏叶、节约和带饰,或是鞦带上饰。

图17:嵌金腰带。保留了黑色皮革带鞓,带具皆为金质,包括带扣一件,方銙四件,桃形銙七件,桃形扣眼五件,䤩尾一件。带扣、銙、䤩以重瓣花为饰,花心原镶嵌宝石,带具皆以还金钉固定。

图18:墓志边侧所刻文字拓本,疑似吐谷浑文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